温度资讯,深度解读

保罗沃尔克去世:一个战胜通胀的大师,沃尔克法则因其得名

文 | >嘉号小小编2019-12-10 10:53:56153802

22.jpg

你也许不知道沃尔克是谁?但你一定听过沃尔克法则。

沃尔克法则:由美联储前主席、奥巴马政府美国总统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主席保罗·沃尔克提出的,其核心是禁止银行从事自营性质的投资业务,以及禁止银行拥有、投资或发起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


上周日,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去世,享年92岁。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他战胜了曾摧毁美国声望和权力的通胀灾难。

沃尔克是一位敬业的公职人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一位杰出的人物——身高6英尺7英寸(约1.83米)——沃尔克曾在约翰•F•肯尼迪到巴拉克•奥巴马等多位总统手下工作。在他6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面对政治风暴,他正直和顽强决策的声誉依然完好无损。

早在沃尔克的继任者艾伦•格林斯潘领导下,独立央行行长的权力成为一种时尚之前,沃尔克就已成为这种权力的缩影。但他从未失去他的谦逊,经常抽廉价的雪茄,乘坐从纽约到华盛顿的穿梭巴士乘坐经济舱。

正是他在最严峻的政治形势下抗击通胀的钢铁般的决心,使他成为历史上最成功的央行行长之一,在美国政治家的神殿中艰难地赢得了一席之地。

现任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对沃尔克之死深感悲痛:“他认为,没有什么比公共服务更重要的使命了。”他的一生体现了最高的理想——正直、勇气和致力于为所有美国人做最好的事情。他对国家的贡献留下了不朽的遗产。”

1979年,沃尔克被吉米•卡特提名为美联储主席。他的任务是艰巨的:如何遏制推动物价增长接近两位数水平的大通胀,并在外汇市场上给美元施加压力。

1979年,卡特总统和沃尔克先生一起宣誓就任美联储主席

1979年8月,他进入美联储董事会时,美国国内正面临一场经济危机,但在国外也面临一场领导力危机。此前,伊朗革命占领了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52名美国人被扣为人质,长达444天,令美国蒙羞。

沃尔克的非凡成就在于,他无视政治选举周期,说服美联储理事们在上任几周内采取务实的新反通胀货币策略。他在罗纳德•里根总统任内继续战斗,为上世纪80年代美国经济的大幅复苏奠定了基础。尽管他的独立性可能让他在1987年第三次连任,但自那以后,美国就没有出现过通胀飙升。

1927年9月5日,沃尔克出生于新泽西州梅角的一个德国移民家庭。作为一个害羞的男孩,他从小就学会了献身于公共服务和遵守纪律。

在普林斯顿大学以优异成绩毕业后,他先后在哈佛大学和伦敦经济学院学习。1952年,他以初级经济学家的身份加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此前他曾在那里担任研究助理。

沃尔克在政策分析方面表现出了早期的天赋,这使他能够应对国际货币体系(固定汇率)内开始积聚的压力。

上世纪70年代,随着美元外流的加剧,新的现实浮出水面,沃尔克等人开始考虑结束美元与黄金的联系,转向灵活的汇率制度。

作为财政部负责货币事务的副部长,他参加了1971年8月在戴维营举行的最高机密会议。在那次会议上,理查德•尼克松总统批准了美元贬值,实际上结束了战后的货币安排。但这一戏剧性的举动,以及几个月后史密森学会调整汇率,并没有结束动荡。

1971年美元危机期间在美国驻伦敦大使馆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

世界市场进入了一个更大的动荡时期,这助长了沃尔克的观点,即货币政策要想有效,就必须是强制性的、及时的,而不仅仅是对市场事件的反应。

1979年,卡特总统的经济政策陷入混乱。美元再次走弱,在接连的油价冲击之后,通胀飙升。在一次鼓舞人心的任命中,卡特要求沃尔克接替威廉•米勒,出任华盛顿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

这一任命让沃尔克付出了巨大的个人代价:他的妻子芭芭拉选择留在纽约陪伴他的儿子,她在那里接受风湿性关节炎和糖尿病的治疗。

1979年8月,沃尔克上任仅一个多月,就两次上调利率。一个月后,他推出了“周六晚间特别节目”,这是一套旨在控制信贷和货币增长的大刀阔斧的措施。

与此同时,美联储还宣布,将把货币政策目标从利率转向货币供应增长。尽管沃尔克并不是一位强硬的货币主义者,但他相信,这种转变将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美联储不会允许美元因供应过剩而贬值。

然而,这一变化的含义是,利率必须上升到任何必要的水平,以抑制货币增长,而他们做到了——最优惠贷款利率最终在1980年12月达到创纪录的21.5%。

这些措施引发了抗议——愤怒的房屋建筑商将一些未使用的木材送到了委员会——而他们在实现目标方面行动迟缓。两年多之后,通货膨胀才有所缓解;到那时,失业率已达到战后的最高水平,美联储主席在美国大部分地区已成为一个令人畏惧的人物。

1981年,罗纳德•里根与沃尔克在椭圆形办公室共事。他为同年在渥太华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提供了总统的谈话要点,包括世界经济的健康依赖于控制美国的通货膨胀

随着经济开始复苏,1981年上台的里根政府的“供给学派”推出的刺激经济政策给沃尔克带来了新的问题。减税和无法兑现的支出削减导致了联邦预算赤字的急剧扩大。

随着经济走强,外国资本流入填补赤字,其结果是推高了美元。1985年,G5的财政部长们达成了广场协议,再次压低本币汇率,但两年后,他们与加拿大一道在卢浮宫重新开会,以防止本币跌得太厉害。

但这并不是沃尔克在里根时代不高兴的唯一原因。尽管他接受了里根提出的第二个四年任期,但他与政府成员之间缺乏个人关系。他发现自己的董事会越来越多地由里根任命的人组成,这些人抵制他维护货币纪律、坚持广场协议承诺的国际协作的努力。

他最黑暗的时刻出现在1986年2月,当时他在削减贴现率的投票中被击败。这一事件差点让他辞职,但他设法在与海外合作伙伴磋商的几周内阻止了这一举动。

1987年离开美联储后,沃尔克延长了在公共服务领域的工作,在一个委员会工作,调查联合国在伊拉克的石油换食品计划中的腐败指控,并担任一个委员会的主席,负责解决大屠杀受害者对瑞士银行提出的索赔。奥巴马任命他领导一个顾问委员会,研究如何在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中改善经济。

3.jpg

2009年,时任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巴拉克·奥巴马与沃尔克在白宫罗斯福厅举行了一次会议

这项工作的成果之一是所谓的沃尔克规则,该规则试图限制银行从事高风险自营交易的能力。该规则集中体现了沃尔克对金融创新的怀疑——这一观点在金融危机中得到了证实。美联储最近试图简化规则,以减轻危机后监管的部分负担。

毫无疑问,与他的继任者艾伦•格林斯潘相比,沃尔克本能地对不受约束的自由市场(尤其是银行家)在美国经济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更为挑剔。他也更认同对金融部门进行有力监管的重要性。

通过证明央行能够控制美国的通胀,他的成功为世界各国政府赋予央行更大的独立性,以推行以反通胀为重点的货币政策奠定了基础。低通胀时代延续至今,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追溯到沃尔克美联储树立的严格榜样。

沃尔克还是一位坚定的国际主义者,坚信美国可以发挥积极的全球作用。他在1992年写道,所谓的“美国治下的和平”时代已经过去。但他补充称:“我的感觉是,其他国家——无论是老牌盟友还是新兴民主国家,无论是现在富裕的国家还是仍在挣扎的国家——仍将欢迎美国发挥建设性的领导作用。”

沃尔克可能会给人留下粗鲁、低沉、粗暴的印象,但他是个热情的人,有一种冷幽默感,能激发下属的坚定忠诚。他对金钱不感兴趣,更喜欢飞钓和填字游戏。

“他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一个个人勇气和正直的人,”美国经济学家泰德•杜鲁门表示。“他有坚定的原则——低通胀、财政纪律、稳健的银行业和对公共服务的尊重。”

沃尔克联盟主席托马斯罗斯说:“保罗,他是一个非常勇敢和正直的人,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致力于公益事业。”

他的第一任妻子芭芭拉于1998年去世,两人育有两个孩子。2010年,沃尔克与长期担任他执行秘书和顾问的安克·邓宁结婚。


我来叨两句
最新评论

嘉号公众微信号

登录嘉号

忘记密码,点击重设

注册嘉号

已有账户,立即登录

重设密码

请输入注册时的手机号,获取验短信证码
已有账户,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