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资讯,深度解读

尽管不被看好,中国一直依赖这种独特方法躲避灾难性的金融危机……

文 | >嘉号小小编2018-07-23 15:29:2570801

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宏观经济稳定有三种基本理念。在大萧条期间,每个理念都以某种形式出现而且活跃至今。

首先是凯恩斯主义,其核心是财政刺激,主要形式是增加政府支出。第二个是货币主义,它认为让经济走出衰退是央行的工作,央行可以降低利率、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或以其他方式放松货币政策。第三种观点认为,衰退是一种健康而正常的现象,政府不应试图与之抗衡。最后一种观点在大萧条时期得到了清算论者的推崇,并在20世纪80年代重新引起人们的兴趣,最终甚至为其主要支持者之一赢得了诺贝尔奖。(编者注:新自由主义 哈耶克)

这三种方法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因此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没有其他的方法。但也有可能存在其他选择——稳定经济的好方法,而不是财政或货币政策。有可能是中国找到了另一种选择。

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里,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非常稳定。尽管经历了起起落落,但这个国家从未经历过经济衰退。在此期间,实际GDP增长率从未低于6%:

这里没有经济衰退

4.jpg

(中国实际季度折合成年率的GDP增长)

当然,这些都是官方数据,许多人指责中国捏造数据。省级和地方官员有动力报告过于乐观的增长数据,中央政府可能会调整GDP数据,以避免资金外流。甚至连中国总理也曾称中国的经济统计数据是“人为的,因此不可靠。”出于这个原因,一些独立观察人士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中国经济增长衡量标准,他们依靠用电量等数据来补充官方数据。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尽管2015年出现了温和放缓,但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速并没有降至零以下。

这个成就是非凡的。大多数快速发展的国家在某些时候会磕磕绊绊。在19世纪的经济增长时期,美国遭受了无数的恐慌和萧条(当时的经济衰退是众所周知的)。日本在战后时期的赶超增长速度非常迅速和稳定,但它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历了两次衰退。相比之下,中国现在经受住了大衰退和自身股市泡沫的考验,也安然度过了危机,而经济增长从未出现过一次逆转。

中国是如何完成这一壮举的?货币政策当然被用作稳定的工具,但它的利率走势并不是特别引人注目。

尝试找到量化宽松

2.jpg

(中国一年期基准贷款利率)

中国确实利用了大萧条时期的财政政策,2009年的财政赤字约占GDP的7%。

足以让赤字鹰派嫉妒

3.jpg

(中国年度赤字占GDP的比例)

但刺激措施很快就结束了,因为中国第二年出现了少量盈余。财政政策可能是有效的,但这并不是全部。

除了增加支出,中国还指示银行放贷更多资金。世界银行估计,增加的银行信贷占中国刺激计划的40%。大部分贷款是由中国四大国有银行提供的。这些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和各种企业项目,其中许多项目是由中国国有企业实施的。这种放贷往往是浪费,可能会损害生产率,但拯救经济免于跌入悬崖本来是值得的,尤其是在深度衰退可能危及该国政治稳定的情况下。

自危机爆发以来的几年里,中国一次又一次地转向信贷政策,以稳定经济——鼓励银行在出现衰退风险时增加放贷,在房地产泡沫可能失控时抑制信贷。2011年,政府收紧了放贷,以限制可能出现的房地产泡沫;2013年,政府再次收紧放贷;2017年,政府再次收紧放贷;2014年,它放宽了银行贷款以刺激经济;2016年,它降低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以刺激信贷扩张。最近,面对与美国爆发贸易战的威胁再次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并通过各种政策调整鼓励放贷。

尽管很难对中国的整体信贷政策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因为有这么多的政策杠杆,而且有这么多的事情是在幕后进行的——但中国似乎正在摸索一种新的宏观经济稳定方法。该计划的重点是资产价格、银行融资、房地产和银行的行政控制。

许多经济学家会认为,这种方法是无可救药的临时、偶然和干涉主义——而不是任何发达国家希望依赖的那种东西。然而,它似乎成功地带领中国度过了几次危机,同时总是避免了外界观察人士多年来一直警告的灾难性金融危机。

发达经济体有什么教训吗?日本和欧盟成员国等国家使用了大量的银行融资。美国倾向于更多地利用债券市场,但银行——尤其是大银行——在房地产领域极其重要,这是商业周期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发达国家能否创造更多的政策工具,推动银行在经济衰退时增加放贷,在泡沫威胁时减少放贷?或者,中国是独一无二的——一种无法复制的模式?中国对信贷市场的反复干预是否会导致效率低下,最终导致系统瘫痪?还没有办法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宏观经济学家应将信贷政策视为对抗衰退的传统财政和货币工具的重要补充。

我来叨两句
最新评论

嘉号公众微信号

登录嘉号

忘记密码,点击重设

注册嘉号

已有账户,立即登录

重设密码

请输入注册时的手机号,获取验短信证码
已有账户,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