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资讯,深度解读

我国外汇市场的深化发展

文 | >嘉号小小编2018-05-17 12:22:3020606

本文来自《中国外汇》,原标题:我国外汇市场的深化发展,作者:王春英


编者的话:从官方的渠道语系中可以看出,货币当局认为中国外汇市场无疑是不包括非银行机构零售市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当局的统计将中国外汇市场分为银行对客户市场和银行间市场。而在具体语境上还是以满足实需为主,比如外贸公司需要结售汇等,对投机等依然有偏见,当然文章也提出要增强外汇的投资交易功能。对于行业监管,给出以行业自律为主,政府为辅的发展路径。从总体上看,该文值得一看。


自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改革开放的决定以来,中国金融业实现了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深刻转轨。作为金融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开放40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我国外汇市场起于累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封闭到开放,最终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宏观调控、资源配置、汇率形成和风险管理中发挥了并将继续发挥重要的作用。

我国外汇市场40年改革发展之路

改革开放前,我国实行统收统支的外汇管理体制,没有外汇市场的经济基础。改革开放后,为配合外贸体制改革,1979年8月,我国改革外汇分配制度,实行外汇留成管理,由此逐步产生了外汇调剂业务,催生了外汇调剂市场。这是我国最早的外汇市场。

1993年11月,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改革外汇管理体制,建立以市场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和统一规范的外汇市场,逐步使人民币成为可兑换货币”。自1994年1月1日起,我国开始实行银行结售汇制度,企业、个人的外汇收支按照市场汇率在外汇指定银行办理兑换,形成了银行对客户市场;同年,全国统一的、以电子化交易为平台的银行间外汇市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成立运行。统一外汇市场的建立,使全国的外汇交易通过银行结售汇体系纳入了银行间外汇市场,保障了外汇资源在全国范围内根据市场情况合理流动,为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单一的、有管理的人民币浮动汇率制度提供了基础。

2005年7月21日,我国重启汇率市场化改革,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自此,人民币汇率不再盯住单一美元,我国外汇市场进入了新的更高发展阶段。以主要市场要素衡量,当前我国外汇市场已初步形成了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完整体系。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交易产品增多。目前,国内外汇市场已形成了包括即期、远期、外汇掉期、货币掉期和期权等国际成熟市场的基础产品体系,可交易货币超过30种发达和新兴市场货币,涵盖了我国跨境收支的主要结算货币。2017年,国内外汇市场人民币对外汇交易量24.1万亿美元,较1994年增长134倍,其中:即期和衍生品分别为3.8万亿和20.3万亿美元,银行对客户市场和银行间市场分别为9.5万亿和14.6万亿美元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调查,2016年,中国外汇市场交易量占全球外汇市场交易量的比重为1.1%,为历史最高水平(见图1)。

2.jpg

二是市场开放扩大。四十年来,我国外汇市场在对内和对外两个方向持续扩大开放。企业、个人在跨境贸易、投资和金融活动中的外汇交易需求在外汇市场上被充分、有序吸纳;同时,作为市场核心的银行间外汇市场,逐步改变了初始阶段单一银行的参与者结构,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入市交易,多元化的分层结构逐步形成。随着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国内外汇市场从封闭走向开放,各类境外机构有序进入境内市场,外汇市场与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对外开放形成积极互动。

三是基础设施增效。银行间外汇市场已具有国际市场主流和多元化的交易清算机制。交易模式可选择集中竞价、双边询价和双边授信下集中撮合三种电子交易模式,以及货币经纪公司的声讯经纪服务;清算方式可选择双边清算或中央对手集中清算。此外,交易后确认、冲销、报告等业务,也广泛运用于银行间市场,提升了市场运行效率和风险防控能力。

四是市场管理有效。外汇市场在四十年发展进程中,紧扣防范金融风险主线,不断改进市场监管,努力创造公平、透明、竞争的市场环境;同时,积极培育行业自律,推进形成以行业自律为主、政府监管为辅的外汇市场管理新框架。自1994年建立统一规范的外汇市场体系以来,有效应对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等诸多外部冲击,始终未发生由市场自身运行引起的重大风险事件(见图2)。

1.jpg

我国外汇市场改革发展的内在逻辑和主要经验

作为整个经济体制改革和金融市场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外汇市场发展始终伴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尤其是实体经济改革开放而持续推进,并与整体经济体制改革和金融市场发展进程相衔接、与之配套并为之服务,呈现出一个内部连贯、逻辑一致的过程。随着越来越多的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外汇市场,中国的外汇市场已不仅仅是基于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被动接纳,而是成为了全球外汇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表明,中国外汇市场的交易产品、基础设施等各类市场要素的全方位发展,已得到境外投资者的充分认可。回顾我国外汇市场四十年的发展历程,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

一是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1992年,党的十四大提出要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并以这一重大理论突破为新起点,不断完善理论创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我国外汇市场在四十年的发展中,从改革开放之初的外汇调剂业务,到1994年建立统一规范的外汇市场,再到2005年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始终坚持市场化方向,不断完善市场配置外汇资源的体制机制。

二是与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相配合。过去四十年,我国外汇市场发展有快有慢、甚至有暂时的搁置,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注重与汇率改革保持协调,为主动、渐进、可控推进汇改创造市场条件,既不超越也不滞后。2005年汇改后,发展外汇市场的节奏就主动加快了一些;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节奏又主动放慢了一些。

三是将服务实体经济放在首要位置。实体经济对于外汇市场的基本和核心需求,是有效配置外汇资源和防范汇率风险。如何满足这种需求,既不是简单地什么都不管就万事大吉,也不是一味迎合逐利需求让外汇产品眼花缭乱。我们充分考虑了微观经济主体的风险识别和管理能力,由简单到复杂、由基础到衍生,避免外汇市场发展脱实向虚。

四是充分借鉴国外发展经验但并不简单照搬。相对于国外发达市场,发展中的中国外汇市场可以充分借鉴国际成熟经验,利用后发优势少走“弯路”。同时,不能简单照搬和模仿,应以前瞻性视角积极探索适合我国国情和引领国际趋势的发展新路。银行间外汇市场从1994年建立以来,始终坚持有组织交易平台的市场形态,可以兼容多种交易模式、适应不同交易工具,打破了场内与场外的传统边界并形成了功能融合。正是得益于这一长期制度安排,使我国外汇市场在实践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央对手清算、交易后确认、冲销、报告等全球新的监管要求和发展措施方面,形成了独特的便利基础和先行优势。

五是与其他金融改革和发展协调推进。我国的改革是系统性的体制转轨,对整体配套关系的要求比较高。外汇市场作为金融体系的组成部分,要与其他领域的金融改革和发展协调推进,准确把握改革发展的节奏和机会窗口。没有一个整体有效的金融体系支持,外汇市场建设很难单兵突进。在推进外汇市场改革过程中,各项政策的选择、设计和推出时点,都是充分考虑了与其他改革的协调配合。

六是把握信息科技的时代潮流。国际外汇市场是一个已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古老行业,仍保留了许多传统的交易模式。1994年我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建立之初,准确把握技术进步为金融市场发展带来的历史机遇,在交易模式选择上不拘泥于传统,引入电子交易模式,在全球范围内较早实现了大规模的电子化交易平台,为市场参与者享受高效率、低成本的市场环境提供了技术红利。

新时代推进外汇市场进一步深化发展

外汇市场的核心功能是为市场主体提供本外币兑换和风险管理渠道。回顾过去,我国外汇市场交易量的增长,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的推动因素:一是我国对外贸易和投资的增长,直接带动了外汇交易的增长;二是2005年汇改后人民币汇率弹性逐步增强,市场主体管理汇率风险促进了外汇衍生品市场的发展;三是随着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境内外投资者进入外汇市场开展本外币兑换和风险管理。外汇市场在这三个因素的带动下快速发展,有效服务和支持了实体经济运行和金融市场的改革开放。

展望未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推动外汇市场发展的最主要因素可能不再是贸易和投资增长的量变,应积极把握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可兑换和国际化对外汇市场发展提出的挑战与机遇。首先,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成为常态后,主动管理汇率风险将成为市场主体的“必修课”,由此促进外汇衍生品市场持续、稳步发展。其次,资本市场加快对外开放和融入全球市场,将为外汇市场发展增加新的参与主体并释放交易需求。再次,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人民币的广泛使用将促进全球人民币外汇交易,推动离岸与在岸市场的融合发展。

新时代,外汇局将按照党的十九大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有关部署,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以拓宽交易范围、丰富交易工具、扩大市场主体、推动对外开放、健全基础设施、完善市场监管为重点,继续推动外汇市场深化发展,为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撑。具体工作将围绕以下几方面开展:一是拓宽交易范围,完善实需交易管理,满足实体经济和金融交易的套期保值需求,逐步扩大外汇市场的投资交易功能。二是丰富交易工具,支持金融机构创新推出市场有需求、风险可管理的外汇衍生工具品种,便利金融机构为市场主体提供外汇服务。三是扩大市场主体,继续推动非银行金融机构参与境内外汇市场,扩大和便利境外机构参与在岸市场。四是健全基础设施。继续推动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和上海清算所为重点的交易、清算等外汇基础设施建设,保障外汇市场的运行效率。五是加强市场监管,完善外汇市场监测和风险防范,推动《中国外汇市场准则》的执行和落实,培育市场主体风险中性意识和风险管理能力。



我来叨两句
最新评论

嘉号公众微信号

登录嘉号

忘记密码,点击重设

注册嘉号

已有账户,立即登录

重设密码

请输入注册时的手机号,获取验短信证码
已有账户,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