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资讯,深度解读

危矣!OANDA被CVC收购,这个曾坑了“俏江南”的吸血鬼在盘算什么?

文 | 嘉号小小编2018-05-04 17:39:1641027

昨天,CVC收购OANDA在外汇圈刷屏了。

5月2日,OANDA和CVC同时在各自官网宣布了这一消息,据新闻稿:双方对此皆大欢喜。

11.jpg

12.jpg

作为全美三强(福汇、嘉盛、OANDA)之一,OANDA被CVC收购的消息迅速登上媒体的头条,虽然一片叫好声,但小编却为OANDA捏了一把汗,要知道CVC一直以来就给人留下“干涉管理”、“吸血鬼”的负面印象。

CVC为大众所熟知还是当年收购“俏江南”一事。

俏江南中招,三层空壳晃人

13.jpg

2013年,俏江南上市失败,与鼎晖对赌面临巨额的股权回购压力,张兰亟需卖出股权换取资金。

一般而言,如果股权投资谈妥之后会由双方约定共同宣布,但CVC为了独霸这块肥肉,单方面宣布俏江南已经被其收购,这导致与俏江南正接触的投资者们纷纷中断投资计划,张兰最后不得不选择设计了自己的CVC。

CVC的恶行不止于此。CVC正式入主后,表面上,CVC利用空壳公司做桥,准备收购俏江南82.7%的股权,剩余股权张兰持有13.8%,员工持有3.5%。其实私底下,CVC为这次收购设立了一套极其隐蔽的三层架构,CVC给张兰配售的是第二层空壳公司的13.8%的股权,却瞒着张兰将第三层空壳公司的全部股权抵押给银行,张兰手上的13.8%股权实际已易主他人。但这一点,张兰到2015年CVC以拖欠债务为由向香港保华抵掉俏江南时,才后知后觉。

CVC特别喜欢干涉管理,汪小菲曾在微博直接抨击CVC入主以来“管理漏洞频出,业绩直线下滑”。

14.jpg

更令人惊讶的是,CVC在这场博弈中,所付出的只有在基金中的1400万美元的投资款,以及丢给银行团(以空壳公司为抵押的银行贷款)一堆债务。

于是,2014年年初,银行团方面要求CVC在15天之内向俏江南注资6750万美元,以应对潜在的财务违约,从而让俏江南重获新生。但是CVC不仅拒绝注入资金,也不再按约定偿还1.4亿美元收购贷款。迫于资金压力和业绩因素,CVC反悔了当初的收购案,想要取消交易。银行团于是授权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于2015年6月23日“接管”了俏江南集团,CVC出局。

凶猛套现,珠海中富亏10亿

15.jpg

与俏江南一样命运的还有珠海中富,2007年,CVC入主上市公司珠海中富。彼时,珠海中富是饮料包装行业的龙头,风华正茂。

几年时间里,CVC将珠海中富董事会执行董事和非执行董事换掉,掌控珠海中富的财务、经营、融资、投资等重大层面。CVC还通过设立海外多层BVI公司,巧妙设置股权结构,并通过其持有的BPI、BP(HK)公司,将体外关联资产以高溢价卖给实际仅持有28%的上市公司,多年进行高额分红套现(被媒体戏称为“小股大分红”),从上市公司珠海中富套走大量资金。

在CVC的不懈努力下,2012年珠海中富首亏1.81亿元,2013年亏损额超10亿元。

2012年9月,在CVC的主导下,珠海中富公告以8.85亿收购BPI所持有的珠海中富46家控股子公司及2家间接控股的孙公司的少数股东权益。涉及收购数量之多,溢价之大,评估方评估之粗糙,引起了中国监管方的警觉。2013年8月,证监会启动对珠海中富的立案调查。

而早已有意抛弃珠海中富的CVC在2014年初宣布退出,当时媒体风评:CVC退出是珠海中富最大的利好。

入主大娘水饺出歪招,业绩连年降

16.jpg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资本开始加几个注意力转到餐饮业,大娘水饺成了投资的香饽饽。

2013年,大娘水饺负责人吴国强表示,“我个人精力有限,又没有合适的接班人,我开始考虑把企业交给专业的团队,从而让企业发展再上一个台阶。”

虽不知道这背后是不是还经历了什么,但在2013年12月,CVC完成了对大娘水饺餐饮集团有限公司的收购,成为大娘水饺的控股股东,CVC掌握大娘水饺90%的股权,吴国强成为大娘水饺主要的个人股东,持有10%的股份。

同样,在收购之后,大娘水饺的经营业绩也在不断下滑。吴国强曾在一封《致全体大娘人的公开信》中称,自被CVC收购后,资本方聘用的管理层“对大娘水饺产品不断提价,饺子每只由20克改到17.5克,主要汤品主料减10%”,导致销售业绩从2013年到2015年连年下滑。2014年的销售额是2013年的90%左右,2015年全年的销售额又是2014年的90%左右,仅相当于被收购前2013年销售额的80%。

17.jpg

被榨干了之后的大娘水饺在2017年被CVC抛弃。

据悉,CVC成立于1981年,最初隶属于花旗集团。1993年,CVC通过管理层收购独立出来,现在花旗集团依然是其重要的机构投资者。CVC的PE业务主要为收购基金模式。

21.jpg

(此次收购OANDA的是亚太基金IV)

CVC擅长的套路是:设置层层架构,保证交易尚未完成时,卖方的股份已经套在自己手上,随后,其将所收购的企业股权抵押给银行,再利用得来的资金完成收购;入主后,迅速分红,保证资方第一期款项到手,稳住人心;而等企业被掏空后,就会在合适的时机离场,剩下的债务统统丢给企业。

从目前所获得的信息来看,CVC暂时不会动OANDA的管理层,其首席执行官Vatsa将在收购完成后继续担任OANDA的职务,而OANDA将成为CVC旗下的一个私人投资集团。

CVC高级董事总经理Siddharth Patel针对收购发表这样言论:我们期待与Vatsa以及其团队的合作,我们将帮助OANDA在亚洲市场进行战略收购投资以进一步扩大其产品集。

看到“帮助”一词,实在令人后背发凉,联想到此前CVC的行状,小编大胆预测:CVC将无限干预OANDA运营并最大化攫取(榨干)OANDA的血液,待到OANDA陷入困境时,CVC必将“弃之如敝履”,OANDA,危矣!


我来叨两句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登录嘉号

忘记密码,点击重设

注册嘉号

已有账户,立即登录

重设密码

请输入注册时的手机号,获取验短信证码
已有账户,立即登录